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未竟之夜》前傳〈伊斯魯得〉1













 
春寒料峭。
 
傑爾緩緩睜眼,看了下窗外的天色,然後又忍不住闔上了眼皮。只蓋著一條小薄被的傑爾覺得頭有點暈,身體有點重,剛剛睜開眼時看到的天空的亮度代表他應該起床了,但是身體卻不怎麼聽話。
 
再不起床,就要挨罵了……傑爾昏沉沉地想著,然後又失去了意識。
 
 
 
身上的薄被留不住多少溫暖,難得睡晚了的傑爾並沒有因此而使身體舒服一點,此刻傑爾的腦中是又熱又痛昏昏沉沉的一片渾沌,他小小的身子縮在木板床上,緊咬著下唇,顫抖。
 
還是太早把棉被收進倉庫了啊……迷迷糊糊中傑爾有些後悔。就在昨天,負責照顧他的男人—那個死禿頭—說冬天過了,接著就把他那條又臭又硬的棉被和冬衣給收走;他可沒那個膽子和男人說不,只好緊抱著夏天用的薄被抖了一晚上。
 
手肘撐著床板緩慢的起身,睡晚了卻沒被死禿頭闖進來痛罵一頓讓傑爾有些驚喜,心中偷偷的慶幸,動作卻是不敢再拖延的快速洗臉刷牙並穿好了衣服。
 
打開門,迎面吹來冰冷但清新的空氣,傑爾挺起單薄的胸膛大大的呼了口氣。
 
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
 
 
像是刻意要忽略沉重身體般輕鬆的哼著小曲兒,傑爾把最容易被發現偷懶的地上掃了乾淨,接著是清洗昨天換下的髒衣服、然後挑水、擦窗戶……
 
等傑爾完成了所有應該在上午做完的工作後,中午午休時間已經過了一半,而那個應該在早上罵睡晚了的他一頓和在中午替他送又少又難吃午飯來的男人到現在都沒有出現。
 
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
 
傑爾喜孜孜地洗乾淨了手腳,回到屋內打開櫥櫃,看著那顆他藏在最裡頭的小蘋果,毫不猶豫地就拿了出來。
 
這顆因為太小而滾出簍子意外讓他撿到的蘋果是他的寶貝,他為了瞞過男人而藏在櫥櫃裡。死禿頭今天中午不送飯也沒關係,這麼美好的一天,就是該吃這麼美好的東西!
 
傑爾拿著小蘋果興沖沖地跑出房子到院子裡的大樹下蹲坐著,鼻子貼在蘋果上聞著自然散發的香香氣味,還沒吃就覺得滿足。
 
雖然這顆蘋果很小、又在掉出簍子的時候撞傷了好幾處,但是很新鮮!是傑爾吃過的、好蘋果中的前幾名了。
 
負責照顧他的男人偶爾也會帶蘋果回來,但都是酸酸的,或者放太久快要不能吃的淘汰蘋果;儘管如此,只要有蘋果可以吃,傑爾還是很高興——比起平時那些夾雜著小石頭的乾硬麵包、冷掉的飯菜、泛酸的牛奶……之類的東西,男人偶爾施予的蘋果實在是好太多了!
 
聞夠了香味,傑爾小小的咬了一小口,才剛不自覺揚起笑容,頭頂就傳來人聲,嚇得他一口蘋果差點哽在喉嚨。
 
「你這傢伙!消息竟然這麼靈通!」
 
還好,不是那個死禿頭——傑爾拍拍胸口,抬頭瞪著圍牆上冒出的小小頭顱。
 
「我差點被你嚇死,粗魯星!」
 
「你又叫我粗魯星!」對方不滿的叫著,雙手一撐就從圍牆上翻了過來,俐落的落地。
 
站起身,和傑爾年紀相仿,但是高壯了許多,頂著一頭微亂短髮穿著粗布衣褲的孩子雙手叉腰,鼻子一哼:「請叫我淑女!」
 
「…………」傑爾低下頭繼續吃著蘋果。
 
許久不見回應,孩子氣得抬腳踹了傑爾一下,「叫一下是會死哦?」
 
「好啦好啦,淑女小星~這樣可以了吧?」傑爾抖了抖身上的雞皮疙瘩,問:「你剛剛說什麼消息?」
 
小星狐疑地看著他:「你不是知道今天他們都不在所以才故意賴床的嗎?」
 
「我怎麼可能知道。」傑爾撇嘴,死禿頭只要開口不是嫌他就是罵他,又不准他出門,最好他消息會靈通啦。
 
同樣是無家可歸的孤兒,負責照顧小星的人雖然也沒把她當自己小孩看待,但基本的食衣住行都有照顧到,至少不會像自己,吃不飽穿不暖,連想走出這個院子都很難。
 
還好他有粗魯星這個鑽狗洞翻圍牆最快、蹲牆角聽八卦最行的鄰居,才不至於和外界脫節。
 
小星一屁股坐到了傑爾對面,拔了一根草到嘴裡嚼著,「這樣哦……那我現在告訴你不就得了,今天工會裡有大~事情,所以全部的人都很忙,大概要下午、晚上才會回來。」
 
「我剛剛才偷聽到的,工會接到線報說有人要『走私』違禁品,大概中午還是下午的時候會到我們這裡,好像是很危險的東西,所以工會的人全部都要集合待命,連普隆德拉都派了好幾個騎士來,聽說爵士的兒子也會回來耶!我看他們都很高興的樣子。」
 
小星的眼裡閃著光,一副躍躍欲試想湊個熱鬧的模樣。
 
「對啦,死禿頭今天這麼好,給你蘋果吃喔?」
 
「想太多,這是我偷藏的。」
 
小星愣了一下,然後正義感爆發!「所以他今天就自己出去,沒給你留東西喔?他都不怕你餓死啊!」他家那個昨天就帶了幾個麵包回來,準備讓她今天吃呢;要不是她嘴饞全部吃光了,就留一些分給傑爾。
 
「誰叫我們是孤兒……」傑爾小聲說著,然後依依不捨的吃掉最後一口蘋果。
 
「劍士了不起啊?劍士上面還有騎士呢!我們現在就去普隆德拉,找騎士告狀,看他怕不怕!」小星義憤填膺地大喊。
 
「沒用的。」男孩搖搖頭,「上次工會的人來巡查的時候我就試過了,我跟那個人說我都吃不飽,死禿頭在旁邊聽到馬上給我一個蘋果,然後跟那人說,我正在發育所以食量變大,他以後會好好注意,那人聽完就走了。結果咧,我現在也沒比較好啊,而且吃完那個蘋果之後我整整餓了三天。」
 
他到現在還記得那顆完好的、比他以前吃過的任何蘋果都要漂亮的甜滋味;但飢餓的感覺實在太難受,他寧可再也吃不到那樣的美味也不要餓三天肚子。
 
「有東西可以吃,總比餓肚子好……」傑爾悶悶說著。
 
不是不生氣,也不是不反抗,是生氣和反抗都沒用,不如乖乖的至少不會討得一頓打;誰沒有性子,有沒有那個環境讓你使罷了!
 
「不要這樣啦!」小星拍拍傑爾肩膀,「我現在就出去看他們怎麼抓壞人,順便看看有沒有東西可以帶回來給你,等我哦!」
 
粗魯星說完拍拍屁股就翻牆走了。
 
 
 
一直到了下午快接近傍晚的時候,傑爾才等到她帶東西回來。
 
然後那個東西……是一根樹枝。
 
傑爾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用食指和姆指捏起來看,怎麼看都覺得這是一根普通的細樹枝——還是沒半片葉子,枯死的!
 
「…………」
 
「怎樣?」小星雙眼放光,一臉準備被稱讚的期待。
 
傑爾捏高了那根樹枝,「你覺得這個可以吃嗎?」
 
「白癡啊你!看也知道這個不能吃!」
 
傑爾也憤怒了。「那你帶這個給我幹嘛?」
 
「我又沒說要帶吃的回來!」粗魯星也跳腳,「這可是好東西噎!我好不容易才偷…拿回來的!」
 
「……」傑爾看了粗魯星一眼,然後懶懶的往旁邊倒。
 
「喂喂喂!你小心一點!」小星看著那根樹枝被傑爾手指夾著然後跟著他一起倒在草地上,一顆心都提到喉嚨上了。
 
「緊張什麼,不過是根樹枝。」語畢,傑爾還隨性的手指一彈,把樹枝丟上了草地。
 
「白——癡!真的是白癡耶你!!」小星急得跳腳,連忙小心翼翼地把樹枝給撿起來。
 
「這才不是普通的樹枝!」小星捧高了手中的樹枝,「你猜它是什麼?」
 
「無聊。」傑爾一點也不買帳的打了個哈欠,順帶在草地上滾了一圈。
 
「唉喔喔,好啦我說啦!聽好喔,這個就是……『枯樹枝』!」
 
一秒反應。「騙人。」
 
「真的啦!我騙你幹嘛?」
 
「白痴都知道枯枝是管制品,你怎麼可能拿的到,少騙人了。」怎麼說他都是在工會裡長大的,他雖然沒見過枯樹枝,也知道那是非常危險的東西,而且聽說在黑市價格高得嚇人,要騙人也得找可信度高的吧。
 
「是真的啦!」小星把傑爾轉到對面去的臉拉回來,「這個是我在港口邊偷…撿到的!」
 
「那你怎麼不多撿幾根,以後我靠你吃穿就行了,也不用再幫工會的人掃地。」傑爾擺明了不相信。
 
「光混進去就夠嗆的了,哪有可能多撿幾根……你忘了我中午說的,今天港邊的任務?」
 
傑爾愣了會兒,然後想起好像有這麼一回事。
 
「我跟你說喔,中午說的危險的東西,原來就是枯樹枝!結果在檢查站裡的時候被發現了,壞人就打算把所有的枯枝都弄斷,鬧得很大咧;還好在歹徒全部弄斷之前被騎士團的人擋下來了。」
 
「騎士團?」守港口的應該是警備隊吧。
 
「對啊,普隆德拉派來的騎士,爵士的兒子也在那裡面,你不知道他超厲害的,劍一拔出來唰唰唰的歹徒跟怪就倒了,根本沒時間弄斷其它的枯樹枝,那個劍好利好漂亮,他砍人的時候超帥的!」
 
女生發花癡時說出來的話通常都和事實有一段距離,傑爾默默的對爵士兒子的形象打了個問號。
 
「嗯,所以你就趁機偷枯枝?」
 
「哪有偷,是它自己掉在地上,我只是撿起來而已!」小星有些中氣不足地反駁。
 
「應該要還回去吧,我聽說偷藏枯樹枝的罪很重。」在工會待久了,傑爾在法規這方面的知識還蠻靈通的。
 
「不能還,還了我的計畫就泡湯了。」一聽到要還回去,女孩馬上把枯枝給收回懷裡。
 
「什麼計畫?」
 
「就是啊……禿頭不是老說他很厲害,古城啊迷森啊他都去過嗎,如果把枯枝拿到他旁邊折斷的話…嘻嘻嘻……」她就是為了替傑爾出一口氣才偷…撿這東西回來的。
 
「可是…聽說枯枝很危險……萬一召出來的怪很強怎麼辦?」枯樹枝之所以會被列入管制品,就是因為它太危險了,沒有人知道使用它之後會召喚出什麼魔物來。
 
「安啦!我剛剛看壞人召出來的都是波利跟小雞,最強的只有大嘴鳥!如果禿頭連野生大嘴鳥都打不過的話,嘻嘻嘻……看他以後還敢不敢欺負你!」
 
想像著禿頭被大嘴鳥追著滿街跑的情景,傑爾開始飄飄然起來,「可是……」
 
「別可是了,這可是報仇的好機會,你不要就算了,我自己去!一定要給死禿頭好看!」
 
「對,要讓他嚇到脫褲子!」
 
「禿頭光屁股的樣子一定很好笑!」
 
「啊哈哈哈哈哈——」
 
看著小星模擬現場畫面的自言自語和她手裡危險無比的枯樹枝,再想起禿頭平時是怎麼欺負自己的——夾雜著小石頭的乾硬麵包、冷掉的飯菜、泛酸的牛奶……
 
眼前這難得可以出氣的機會讓傑爾心動無比,『歹徒召出來的都是波利跟小雞,最強的只有大嘴鳥!』,內心掙扎了好一會兒,女孩的說詞與長久以來的怨氣終於壓過對安全的疑慮,傑爾牙一咬,「好,我們什麼時候整他?」
 
「晚上!」女孩歡呼著。有了傑爾的幫助,這次一定能整倒死禿頭!
 
 
 
「首先,枯樹枝只有一根,所以我們要把握這唯一的機會!」傑爾和小星躲在房裡,討論著這驚人的整人活動;而作戰計畫當然是由最古靈精怪的小星來策劃。
 
「對!」
 
「聽說這個只要從中間折斷,就能召怪。死禿頭忙了一整天,等等一定會來修理你出氣!所以我們就把這根……擺在這裡!」小星把枯樹枝放到了半掩的門縫上。
 
「等死禿頭回來,打開房間的門,枯樹枝就會啪!地斷掉,然後野生大嘴鳥就出來啦!」
 
接著就是死禿頭的出糗大會,野生大嘴鳥或許會一腳踩在他臉上,或是啄掉死禿頭所剩不多的頭髮,或是咬破他的褲子……光是想像就令人過癮!
 
 
一切準備就緒,兩人就躲在門外,等著男人回來。
 
在傑爾等得沉沉睡去然後又被小星給打醒的時候,外頭終於傳來了腳步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