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未竟之夜》章之六〈啟海伊洛〉04











 
 
第四節
 
 
雷斯堤爾的藍袍破損過於明顯,洗去了血跡仍不適合穿著出門,更別說雷斯堤爾為了好向大教堂交代而又自行「加工」後的模樣了,最後他乾脆翻出以前的制服來應急順便懷舊。
 
於是當穿著祭司袍的雷斯堤爾走進大教堂,與他擦身而過的服事們竟瞧也沒瞧的就走掉,一個也沒認出是他。
 
邊享受著難得的低調邊走入教堂,雷斯堤爾一眼就瞧見那數十年如一日,坐在長椅上祈禱的老修女。
 
 
「凌晨的守護者,以您做為燈火來引導那位女士吧。奧丁神啊,您曾說過將奉獻出無限的慈悲和愛給予我們,請您憐憫站在您面前的靈魂,讓他們如願得到永遠的安息,請您用永遠燦爛的光芒,照耀著他們吧……」
 
發現有人靠近,老修女停下了祈禱。
 
「啊、是沃爾大人啊……您這是微服出巡嗎?」老修女幽默一哂。
 
「你是第一個發現我的人呢。」雷斯堤爾笑著說。幾個匆忙經過他身邊的小服事只當他是普通祭司,連看也沒多看一眼,難怪許多人一穿上神官袍就死活不肯脫下來。
 
「萊依娜斯修女,你的禱告……以前你曾說過有認識的神官在國外失蹤,能告訴我詳情嗎?」他想多認識他們一些。
 
「聖堂大人的要求,我怎麼能拒絕呢?」老修女慈藹一笑,「這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來,坐這兒吧。您想知道什麼呢?」
 
「我想知道那個女神官是怎樣的人。」
 
修女仰頭望著前方在燈火照耀下泛著溫暖光輝的十字架,緩緩說著。「那孩子的名字是——瑪嘉雷特˙繡靈。是一個個性開朗,做事情有點迷糊、漫不經心,闖了一些大大小小禍事的可愛女孩;也是一個不熱中念書,卻在緊急時刻為了拯救同伴而詠唱了『捨身取義』這樣高難度咒文的女孩。」
 
想起過去,老修女感慨萬千,「……我想那個時候她應該是滿懷著痛苦掙扎的吧,在感覺到自己無能為力的時刻才是最痛苦的。繡靈有團練的固定隊友,那次是她第一次與陌生人外出冒險,沒想到就碰上了危機。
 
「為了拯救同伴而費盡心力的女孩……連奧丁神也感到憐憫的使奇蹟發生,捨身取義成功了。最後他們平安的回到了普隆德拉,女孩也因此在幾個月後晉升為神官。」
 
「到此為止故事都是美好的……但是十幾年前,為了任務她和她的同伴們前往秀發茲發德共和國的里西塔樂鎮,然後……就和她的隊友一起失蹤了,到現在都沒有她的下落。」故事結束,老修女疲憊的閉上眼。
 
老修女是雷斯堤爾能光明正大地詢問且不會引起懷疑的人了,雷斯堤爾想了一會兒,又問:「她的同伴,都是哪些人呢?」
 
「哦,對我這老太婆來說真是困難的任務,我想想呀……好久之前的事了,我記得除了繡靈之外還有騎士團的魔鬼領主、吉芬塔的凱隆一族、中央大街的流浪商人、斐楊的神射手、和沙漠的十字刺客。」
 
修女接著解釋:「騎士團的魔鬼領主,據說連惡魔也曾敗於他的劍下,以訓練嚴苛聞名,戰功彪炳,有不敗稱號的領主大人;吉芬塔的凱隆一族,掌權的凱隆大魔導之義女;中央大街的流浪商人,有名無姓,逐金錢而居;斐楊的神射手,百步穿楊,神乎其技。」
 
雷斯堤爾馬上發現少了一個。「那十字刺客呢?」
 
「您真愛開玩笑,十字刺客可是刺客中的刺客呢,又怎麼會洩漏情報給外人知道呢。」
 
「說的也是。」雷斯堤爾陪笑。
 
「繡靈的隊友…個個都相當厲害呀,所以……我想她也許是回不來了,無法像以前一樣通霄的對我訴說著旅途上的見聞。被留在普隆德拉的我、連尋訪她遺留蹤跡都沒資格的我,能做的只有懇求您的父親為她發聲,證明她的忠貞;只有祈禱『破曉之神』海姆達爾能看見他們悽苦的身影,聽見他們死前的悲呼,讓他們的靈魂能順利地回到普隆德拉,回到主神的懷抱。」修女緊握著十字架,打從心底祈求。
 
雷斯堤爾一怔,「師父他也知道這件事?」
 
「是的,當年他不僅答應了我無禮的請求,還為此親自前往里西塔樂鎮;這對我和其他隊友的親友來說真是莫大的恩惠!我一刻也不曾忘懷這天大的恩情!」
 
師父也去過里西塔樂鎮?雷斯堤爾腦中瞬間閃過了些什麼,急忙又問:「你怎麼會想到找師父幫忙?」
 
「我只是個小小的修女,要不是瑪狄妲大人給我的建議,我哪有膽子向長老提出這樣無理的要求呢。」
 
「你是說,駐守夢羅克負責服事轉職的瑪狄妲修女?」
 
過於專注思考其中關聯的雷斯堤爾沒有發現四周間歇響起的,服事們壓低了音量的驚呼與對長官失敬的哀嚎,直到一道穿著米白色長袍的身影踩著雷斯堤爾熟悉的腳步聲噠噠噠地跑來——
 
「大人,您終於回來了!」確認了穿著祭司袍坐在長椅上的這位是自家長官無誤,小服事感動得雙目泛淚。
 
終於讓他盼到大人回來了!
 
「您要是再晚幾天回來……」小服事二話不說拉著長官跑回辦公室前,一把推開房門。「東西就都沒了!」
 
「唔!」辦公室裡不請自入的成年男人背影給這突來的變故驚得渾身抖了一抖,「唉呀你回來了啊。」男人沒有馬上回頭,而是先抬手在嘴邊抹了抹才回過頭來迎接雷斯堤爾。
 
「點心好吃嗎,羅非斯坦大人?這是您這一周以來第幾次偷吃了?」小服事站在雷斯堤爾身後幸災樂禍地問。
 
趁沃爾大人外出時囂張了這麼久,這下終於讓他逮到機會告狀了!
 
「能拿出來送禮的當然好吃囉!」占據了主位,穿著藍色神官袍的男人一點不害臊地回答,只是在目光轉向收禮者本人的時候稍稍咳了一下,「這禮盒送來好幾天了,我身為前輩當然得義不容辭的幫你試吃一下有沒有壞掉。」
 
雷斯堤爾煞有其事的道謝:「勞煩您了。」
 
「哪裡哪裡。」舔了舔嘴角沒擦去的碎屑,見男服事一臉「這傢伙竟然逃過一劫」的憾恨表情,身為前輩的聖堂神官明知故問:「你怎麼不問問,你不在的這幾天,他們有沒有乖乖的啊?」
 
「我不在的這幾天,你們有沒有乖乖的啊?」年輕神官從善如流,對於年長神官鳩佔鵲巢的行為沒有任何表示的逕自走到一旁沙發上坐下。
 
依舊背對著發問者的小服事目光如箭射向臉皮堅硬如龜殼的神官,避重就輕地回答:「……您不在的這幾天,美娜每天都到讀書室報到。」
 
「小美娜一向這麼認真的,那你呢?有沒有亂跑到不該去的地方呀~」逮著了男服事的小辮子,羅非斯坦笑得很是得意。
 
「我……我……」服事結巴。心底恨道:會跑出去還不都你害的!
 
「畢夏普。」
 
「是!」被喚著名字的服事緊張得全身繃直。
 
「你們的實戰經驗還不夠,貿然外出十分危險。」
 
「畢夏普知道!」心虛讓他低著頭不敢直視師長的眼睛。
 
「有想練習的地方可以告訴我,我會找時間帶你們見習。」
 
「謝謝大人!」
 
「沒事了,先下去休息吧。」
 
「好的大人!」
 
 
小服事戰戰兢兢地走出房外,看都沒看沒始作俑者的神官一眼,直到闔上大門羅非斯坦終於忍不住哈哈大笑。
 
「你帶的這小服事真是可愛斃了,『謝謝大人!』、『好的大人!』,哈哈哈,我帶的那兩隻如果有他一半可愛就好了。」
 
「您又欺負他了?」他這兩個學生都乖巧聽話,要不是有人搧風點火,不太可能自己跑出去。
 
羅非斯坦兩手一攤,「誰叫他老是在我吃你東西的時候囉哩叭嗦的,我只好順手關心一下他的小屁股健不健康,要是因為蹲太久而失去彈性就可惜囉。」
 
捧起禮盒,羅非斯坦從辦公桌移步到雷斯堤爾對面,「你回來了這盒就還你處理,我每種都吃了一塊,都很正常的感覺;剩旁邊這罐我沒拆,看起來像是果醬。」
 
手指勾住瓶蓋將瓶身從盒中拉了起來,雷斯堤爾讀著上頭的標籤,「嗯……添加了藍草纖維的葡萄果醬,好像是新產品。」
 
羅非斯坦忍不住咂舌,「伊法不當商人真是可惜了,這麼有生意腦袋,難怪罷特敢把修道院全交給他。快快打開,讓我嚐嚐味道。」羅非斯坦吩咐,接著起身到窗邊的櫃子裡拿出餐具。
 
挑了兩把擦拭的亮閃閃的奶油刀後推回抽屜,神官瞇著眼看向窗外,「起風了。」
 
「因為是秋天哪,路上的楓葉都紅了。」
 
「再眨眼又要一年了。」關上窗,拉緊了窗簾,等他回到座位上,雷斯堤爾已經將果醬拆封。
 
濃郁的香氣四散,玻璃瓶裡裝了九分滿的果醬,瓶蓋內側也沾了滿滿一層帶著深藍的甜膩。
 
雷斯堤爾接過奶油刀,輕輕地將瓶蓋內側沾附的果醬給刷了下來,深藍紫色積聚上奶油刀,露出瓶蓋裡一行淡淡的字。
 
『勿忘吾名』
 
 
「如何?」羅非斯坦沾了果醬在餅乾上塗了厚厚的一層,丟進嘴裡一口咬碎,雙眼定定地看著雷斯堤爾,等著他的回覆。
 
靜靜地看了幾秒,雷斯堤爾使力再次畫過瓶蓋內側,讓那行淡字消失之後也從禮盒中拿了一塊餅,慢慢地塗著果醬。「我晚點要回家一趟。」
 
沾了葡萄醬的餅乾也很好吃,但羅非斯坦皺起了眉頭。「上頭說了什麼?」
 
沉默了會兒,雷斯堤爾低聲說出一個單字:「……WAR。」
 
 
 
 
--------------------------------------
 
 
爆…字…數……
 
 
 
相關任務:捨身取義
 
相關典故:
海姆達爾(Heimdallr,古北歐語:Heimdallr):破曉之神。
海姆達爾是諸神國度的守護者,為了肩負這樣的任務,諸神讓他擁有最好的眼睛,即使在黑夜中也可看到極遠。給他非常靈敏的耳朵,連草木、羊毛生長的聲音也可聽到,而且日夜不休息也不會疲憊。他還擁有一個名為「Gjallarhorn」的警告號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