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冬無夏

關於部落格
  • 103193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未竟之夜》章之六〈啟海伊洛〉02











 
 
第二節
 
 
「一群廢物!」華貴酒杯被一把擲落在地,哀鳴後四裂,碎片閃閃有如淚光。
 
「羅烈萊大人——」
 
騎士慌張著想解釋,上位者卻斥耳不聞,逕自高聲怒罵:「廢物!養了你們這群廢物!連這麼簡單的任務都辦不好,還把東西給搞丟了!虧我還跟大教堂要了你來!」餘怒未消,男人視線轉向騎士身旁的神官。
 
「羅烈萊大人,這和神官大人沒——」
 
「省省吧,」身為被批評的對象反而不急著辯駁,金髮神官低聲說著:「他只是為即將丟棄的棋子連最後的任務都辦不好而生氣罷了。」
 
與下跪求饒的騎士同樣無法順利達成任務的聖堂神官直挺挺地站著,淡藍眼珠子直勾勾地望著前方,比女子還要美麗的臉上沒有一絲祈求原諒的神情,讓男人看了更是光火。
 
「我還指望你能困住賽依連讓伊萊斷他個一手一腳,怎麼反倒讓他被卸了一隻胳膊?聽說你還是睡著被抬出研究所的?不像樣的東西!一群廢物,淨給我扯後腿!」
羅烈萊愈說愈是氣憤:「只會在我面前吹噓你有多厲害,也不看看你是靠誰的力量才爬到現在的位置,沒有我的大力幫忙,靠你自己,何年何月!早知道我就拉攏聖卡畢利那的那小子,好過這些年浪費在你身上的時間和金錢!瞧瞧你這些年幹了什麼事,而人家幹了什麼事!我刻意扶植上的人竟然還比不上一個被派來做人質的小孩!這丟的是我的臉,不是你的!」
 
找到了情緒出口,羅烈萊更是口不擇言。「看看羅非斯坦和沃爾,論家世論實力,你哪一點比得上他們?說到底還不是只有那張臉能看!」
 
咬緊牙根聽完整段話,所有的吞忍都在最後一句話前功盡棄。神官猛地開口,平日故作的和藹可親此時蕩然無存,「事實已然造成,屬下甘受責罰。雷根貝勒已將研究所再次封閉,拿回匣子已是不可能,幸而雷根貝勒在得知裡頭充滿危險魔物之後決定永久封閉研究所大門,不准任何人進出,自然也不會有人發現匣子,請大人安心!」
 
「不會有人發現?」羅烈萊反唇相譏:「你當賽依連他們是什麼?」
 
「他們只會當那是普通的匣子,若有『人』打開……那不正順了大人的意嗎?恕屬下直言,羅烈萊大人,研究所裡這麼多魔物,為何您獨獨針對騎士領主一人?」仰頭,無懼提到騎士領主時羅烈萊乍變的臉色,神官續言:「您就這麼害怕您的『前上司』嗎?」
 
「閉嘴!出去!你給我出去!通通出去!」
 
「如您所願!」神官看也不看那頭怒罵中的豬,昂首走了出去。
 
 
羅烈萊氣得滿面通紅,大吼後躺回軟椅上直喘氣,口乾舌燥地想喝口紅酒潤潤喉,手往旁邊一探才發現酒杯早被自己擲碎,更是憤怒得將拖盤整個往前摔。
 
純銀鑲著豐滿葡萄邊飾的托盤越過酒杯碎片一路滾到了牆角,無辜被波及的紅酒瓶也翻下了小几,瓶內的酒液嘩啦啦地灑了一地。
 
一片狼藉中,羅烈萊顫著手恨恨低喃:「賽依連……」
 
 
 
「大人、神官大人!您這樣和他說話,就不怕……」騎士追在神官身後,急急追問。
 
「事到如今還有什麼好怕的?他已經不需要我們了……我們知道的太多,這任務是一個陷阱,他挖好坑就等著我們跳,不管我們做得好做不好,遲早都會被他處理掉!」
先生說的不錯,外頭的人才是真正吃人不吐骨頭,我遲早會回去……無處可去的回到那費盡辦法才逃離的地方……可恨!
 
「你還是多想想自己吧,沒了聖堂神官的頭銜我還能回夢羅克,古墓群裡有數不盡的不死族能讓我一展長才,而你,離開了騎士團還有什麼地方可去?羅烈萊已經準備好了……接下來遭殃的不只我們,『拉攏聖卡畢利那的那小子』?哈,這話拿來說笑還可以,他當初如果捨棄我去拉攏他,現在才要頭疼!」
 
滿腔的怒意讓神官把羅烈萊的打算全盤說了出來,「羅烈萊發現聖卡畢利那內部有大筆資金流向不明……聖卡畢利那的第一長老長期旅居海外,修道院事務全權交由第二長老,也是那小子的父親來處理,雖然目前還沒有證據能證明他把錢吞到哪去了,但這件事情肯定是他幹的。我們這次任務失敗,羅烈萊一定會將目標轉向修道院,一旦找到證據,他肯定會以此為籌碼要脅第二長老就範。」
 
「大人……盒子裡到底裝的是什麼,為什麼羅烈萊大人一定要我們——」
 
神官截斷騎士的話,「記住我剛剛說的,盡快為自己找退路,其它別問太多,對你沒好處。」
 
目送神官氣沖沖地離開,無計可施的騎士也只能抱著滿腹心事踏上歸途。
 
 
 
獨自一人回到家中,騎士卸下了盔甲,拿出珍藏的咖啡豆,磨碎、煮沸、過濾,深褐至黑的液體裝盛在白色咖啡杯中,苦澀中帶著熟成的風韻。
 
咖啡香味竄入鼻間,坐在客廳裡,騎士看著邊櫃上擺放的相框,大大小小的數張畫像裡都是少婦與小男孩快樂笑著的模樣。
 
騎士喃喃:「我們都是被利用……被犧牲的棋子。」
 
 
「一點也沒錯。」騎士身後,女子聲音響起,「依照約定,我們來了。」
 
紅色圍巾隨意的披掛在肩頸,女子被刺客口罩遮去了大部分面容的臉上隱約看得見笑意,全身上下沒有多餘的裝飾,但從來者的玲瓏身段與輕快語調隱約可知這一身暗殺者衣著底下的應當是名年輕女子,在她身旁與她並肩而立的是一名同樣帶著面罩的男刺客。
 
「依照約定,東西我留在研究所裡了。」騎士說。
 
沒錯,他是故意的。他不會讓任務成功,也不會把那東西帶出來!
 
他將盒子壓在了背包的最底層,原本的計畫是以此拖延拿出盒子的時間,他知道文澤大人不會讓戰鬥持續太久,文澤大人的戰鬥風格和他的個性一樣爽快俐落,『攻擊就是最好的防禦,只會傻傻地承受攻擊的傢伙們,直走轉彎去找十字軍報到!』——不同隊的他曾有幸聆聽過文澤大人這麼一句教誨。
 
沒想到文澤大人提早發現了他的行動,讓他的失敗更是天衣無縫!
 
 
「你做的很好,東西我們已經拿到手了。為了獎勵你的配合,就讓我們送你一程,你想去哪?」
 
騎士哈哈大笑,「我還能去哪?就送我去尼芙菲姆吧,也許到了那裡,我能有機會再見到她。」騎士悲痛地望著照片。
 
「白癡啊你。不要浪費我難得送人一條生路的機會,到了尼芙菲姆你打算怎麼跟你老媽說?『親愛的母親,因為太想你所以我死過來了』?我要是你老媽一定拿起菜刀讓你再死一次。這麼沒志氣,我看送你去龜島好了!來人啊——」
 
「好了啦你,做什麼這麼責備一個失意的男人。」男刺客扯過女子手臂,要她收斂一下脾氣。
 
「她說的沒錯,真的是沒志氣。」騎士自嘲地笑著,「用這樣的方法見到她,她一定也會生氣,但她不會拿菜刀,她只會拿桿麵棍狠狠地槌我……如果她還能回到尼芙菲姆的話。」騎士一陣哽咽,難過得將臉埋進雙掌之間。
 
他從小努力鍛鍊自己,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獲選進入騎士團,肩負起保衛家園的任務,他要守護這座城市不受魔物威脅。但是直到不久前,被選中執行祕密任務的他才在暗中前來尋求合作的刺客口中得知,自己的母親……在二十七年前那次巴風特入侵中為了保護年幼的自己而不幸身亡的母親,竟然連最後的安眠也……
 
他守護了一輩子的信念,都毀在了那人手中。羅烈萊,這個卑劣的男人!他寧可與敵對了幾十年的刺客合作也要破壞他的計畫!
 
 
「……我想通了,尼芙菲姆這條路遲早都得走,就讓我先緩著吧,在這之前我只想離開盧恩,越遠越好。」離開這個讓他失望透頂的傷心地。
 
「離盧恩最遠的,天津?崑崙?洛陽?」男刺客徵詢著女刺客的意見。
 
「先收拾行李,要去哪等到了船上再擲骰子決定。」女刺客不容置喙地下命令。再拖下去,等羅烈萊的人來他就真得去尼芙菲姆了。
 
「收拾行李之前,我還有個情報,關於聖卡畢利那修道院的情報。你們有興趣聽嗎?」
 
兩名刺客俱是一怔,但背對著兩人的騎士無緣得見。
 
男刺客率先回神,壓住了略為激動的情緒,不讓語調起伏過大:「說!」
 
「羅烈萊的下一個目標,是聖卡畢利那……」
 
 
--------------------------
 
剛開章就爆字數……
壞兆頭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